此生未命名
用爱和理性对抗荒谬

快乐这点小事

今天我跟Dan说,也许我真的需要忙成狗,来对抗自己想一天到晚咸鱼的下意识。

这么忙,快乐吗?

难道不忙就能快乐了吗?

或许快不快乐只是一个伪命题。

一直以来我都十分不热衷于参加活动或联谊,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快乐过后的空虚、疲倦甚至体重增加,任何一项都足以抹消快乐本身带给我的快乐。

这句话听起来语病不小,听起来像一个病入膏肓的经济二年生。

无论跟关系多好的朋友出去玩,最后大抵是入不敷出的……我总觉得并不该只有我这么想,可是我跟他人疏离的关系肯定和这个有点什么关联吧。

可能还是觉得,快乐不是什么可以追求的东西。

写出一道难题会快乐,吃了好东西会快乐,这种那种的快乐,到底能不能换算?

不能吧。

不能啊。

忙忙碌碌的快乐,和无所事事的快乐,当然也不是同一种快乐。

那我怎么知道某种心情到底是不是快乐?

不存在的……

感觉有点钻牛角尖了。就这样吧。

子非鱼,但鱼也不知鱼之乐,鱼安知鱼乐乎?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