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 年 12 月网络购物得与失(硬币包,骨传导耳机,代餐)

图片
试运营第二期。 Kipling Creativity S Coin Purse (White Metallic) 就是个小包,稍微比两张信用卡并排放在一起再大一点点,但里面并没有这样的隔层。共有五个隔层,三大二小。正中间那层有额外的拉链,以及小隔层长宽都是放不下信用卡的。 这个系列我考虑好久了,以前是看 L 型号(也是五层)想着当随身电线包,后来发现不太需要,于是转而看小号的,感觉如果有个隔层很多的小包的话这个更实用。写的白色,我以为那个 metallic 只是指送的钥匙扣不是毛绒绒的(其实有点想要毛绒绒的),但结果送来一看是光面涂层的那种材质。也行吧,略微防水了呢。 现在每层里放的东西: 润喉糖;耳塞;止痛药;咖啡杯套(以前出门经常用,结果最近完全没有在外面喝咖啡的机会) (小格)手链(提醒自己在上班模式用,下班了就取下来的那种) 两个 U 盘 (小格)两个戒指 信用卡饭卡等等;一张纸币;几个硬币 Aftershokz Aeropex (Lunar Grey) 之前曾经提到, 我就是那种传说中洗澡的时候也想听点什么的人 。一直用亚马逊上随便找的便宜耳塞,便宜则已,时不时出点小毛病。双十二……啊不是,Cyber Monday 的时候痛定思痛,决定买个骨传导耳机。那没得选,只能买韶音了。 韶音不同款耳机的防水水平不同, 一点简单的搜索 之后发现只有 Aeropex 和 Xtrainerz 足够洗澡用,而后者并不是蓝牙耳机,那又没得选了。 现在用了将近一个月,先说对于不同场景的感想: 洗澡:实践证明骨传导即使最大音量(对耳朵不好不要模仿)也无法盖过花洒的声音,因此从第二次使用开始我都加戴耳塞了。然而附赠的耳塞是普通海绵耳塞,不防水的。我之前就有一副 Alpine 音乐耳塞(就是放在上面的包里的),但是如果没有类似辅助的话不太能洗澡用。 如果有耳塞的话,自带的耳塞 EQ 还是调得挺好的,同时按音量加减键就能开关。 另外,音乐耳塞的主要功能并不是防水,而是能够比较均匀地过滤所有频率的声音,不会有海绵耳塞那种雾蒙蒙的感觉,还能洗。除了价格之外完胜呢…… 通勤: 公交:依然音量问题,而且如果是坐巴士的话噪音比洗澡大多了,而且安全起见在外面不适合戴耳塞。だめだね…だめよ…だめなのよ… 走路/骑车:完美。 运动:没用过。我运动都是戴 AirPods,夏天凉快,冬天外面可以盖个耳罩。

稍微正常一点的近况报告,以及对生命和人类关系的扭曲理解

对不起让各位担心了。我虽然没有完全好起来,但是比上次打开这个博客后台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很多。 上次发生的事是一个不幸的巧合:我忘记吃药很久了(本身就是个负面循环),现实生活中的杂事堆积,以及不得不在一个晚上之内接受并处理了好几件对今后几年计划可能有负面影响的消息。最后这点尤其不幸,因为虽然我记性惊人地差,但对这种又尴尬又不幸令人想挖个洞钻进去的事情是会记上一辈子的,每次回想起来都是新一轮的自我贬低。我只能尽量不去想。 后来当然是一切解决了。人生总是会一切解决的,我一直知道得很清楚,还会用这句话开导别人,但当局者迷也是事实。 很久以前在某处看过一个把心理健康比作橡皮筋的比喻,这些年来引用了很多次。令人愉快的事情发生会放松心灵这根皮筋,而负面的事会扯紧它;如果一直崩得太紧的话,总有一天心会失去弹性,或者干脆崩断。我猜测后者是更好的方式,毕竟我是长痛不如短痛的信奉者;很可惜在那之前我的心的皮筋似乎就已经不太保持着它的弹性了。借用最近读过的一篇小说里的话,我感觉我的心很多年前就是个死物了,这一路上有些人和事会让它开始跳动一阵子——那并不是它会重新活过来的保证,因为不知何时某个 trigger 会失灵,就像它开始时那么突然一样。说得跟爱情似的。我,虽然但是这世界上的所有借口,很容易拿各种事情跟爱情相比较。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呢(并不是)。 我会非常乐意地承认这是我性格里的重大缺陷:比起真实存在的人,虚拟世界(小说,动画,游戏,等等)和其中的人更容易带给我长久的感情体验。因为一旦把大部分剧情看完了,那么里面的人物就不会产生太大变化;比起真实的人,她们更像时间长河里的一个切片,只要我的性格和口味不基因突变的话就能够一直喜欢下去,即使不再主动关注之后偶尔回想起来还能感受到温暖的余韵,足以照亮一个漫长的冬夜。而大部分真实的人,另一方面,会随着时间不断展露她们性格的无数个侧面,也会随着时间不断变化,这些新的信息和变化并不一定符合我的喜好,虽然会不会对她们自己的生活产生好的影响则是另一回事。此处允许我借用很久以前瓜瓜发给我看的 Daniel Sloss's life as a jigsaw puzzle 里的台词。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几个人在一起久了,很容易会发现各自追求的东西和想去到的终点不一样;此时妳有两个问题要问自己:至今为止我们试图磨合的时间是否是浪费生

どこにも行けない人たち

昨日、自殺寸前だった。静かに、あったかいクーションに囲まれて、どのビルの高さが足りるかと考えてた。 モームによると若いバカしかこういう繋がりをしないんだが、最近原神というゲームをやったら1つわかったことがある。ゲームやら人生やら、ひたすらストーリーを進むといつか行き止まりにぶつかる。いつの間にか世界と周囲の人々のレベルが上がって相手してくれなくなっちまう。持ってるスキルは変わりなく本物だよ、本物だけど、レベルが低すぎて効かなくなる。 私はこんな世界観が嫌いだ。この世に来られて以上ストーリーを観るしかやりたくないんだ。ボスとかダンジョンとかどうでも良くて、ていうか本当は絶対に行きたくないんだ。幼い時の国文のテキストに書いてあるお嬢ちゃんのように、道端に座って人の闘う姿を見て拍手するだけの人生を送りたいんだ。だがそれが、ゲームにも人生にも許されてない。そういう人間の居場所はどこにもない。 ゲームのシステムが嫌ならやめばいいけど、世界のシステムが嫌なら、部屋に閉じ込んで泣く以外何もできない。そんなの、なんで始まる前に誰も言ってくれなかった?知ったら即やめたのに、今はもはや脱出できないくらい深く関わってしまった。 埋没費用というのがあるから、いつでも遅すぎはないけど、人との関わりを覚えてしまったんだ。私がいなくなったら自分の過ちにする人ができてしまったんだ。そいつの泣き顔が幽霊になっても見たくないんだ。こんな、家族でさえ化け物だというのを友たち扱いしてくれて嬉しくて、ただただ一生後悔させたくない人が今、鎖のように私をこの世界に束縛している。これ以上皮肉の話がどこにある。 「旅はいつか終わりを迎える、慌てる必要はない」と先生の一言に今命が掛かっている。旅の全てが思うままに行かないとやめるってのもあれだけど、いつか、どうか、手元のストーリーが全て終わったら、一刻も早く終わらせたいんだ。

2020 年 11 月网络购物得与失

图片
以前还在用饭否的时候关注过一位很有趣的仁兄,非常喜爱 他的博客 上发表的《某年某月网络购物的得与亏》系列。最近想起来这事儿,以及我很久以前其实也写过类似的文章(发在 LOFTER)但后来懒得一个个写了,感觉每月总结一次是比较合理的方式。本期为试运营。 上月主要购物如下,按时间从先到后顺序,坐稳扶好…… Merula Cup (Clear) 上一篇 已经详细写了,总结一下就是拆装体验不太好,实际使用体验还是蛮好的。另外我觉得月经杯不是透明色的都是邪教,最近甚至出了一个紫黑色,我晕。 Sagrotan Kids Foam Soap for Children (6 pack) 滴露泡泡洗手液,常规回购。买所谓「儿童版」是因为正常版在亚马逊上太贵,没有其他特别原因。味道有点大,记得一开始不适应,但是我都用到第不知道多少瓶了,鼻子早已失灵。 Winter Ear Muffs (Black) 今年冬天特别冷,别说我还剃了头,但是买了这个之后就没戴过帽子,在室内甚至会热到不得不摘下来。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吗。 Adonit V-Grip 观望一年多买了,功能挺多,但是每个都不太好用,最后又退了。主要原因如下: 蓝牙快门按钮短按开机,造成任何时候即使关着也碰一下就会开了,非常强迫症不友好,不如没有。 手机卡子的伸缩部分在冷靴那里而不是下边儿,也就是说无论配什么手机使用,整个手柄都会变长,实在太丑。 本来打算换一个再试试的,想了下还是继续观望吧。 CAMBIVO Patella Knee Support Strap (Reflective grey) 虽然被网友教育说慢慢养膝盖,但是总不能不运动,所以买了一对试试。挺好使的,跑步啊波比跳啊都能用。不过这个调节带明显就是为男性设计的,我已经算腿很粗的了,捆好之后末端左右还是要重叠一下,配的小孩用的又太短。 Highlander Outdoor Seat (Blue) 现在房里是坐地上,想要个靠背又不好买懒人沙发(我是搬家优先优化,这个话题以后可以写一篇),最后某次看到 Wirecutter 里有类似推荐的搜了一下就买了。这个里面上下两边各有两根铁管乘着,稍微调紧一点就能拥有很舒适的靠背体验。可惜屁股体验不咋样,不过我本来就有一个很久以前买的高科技坐垫,所以推荐。 Raspberry Pi 3 Model B+ 这

一次月经贫困引发的月经杯 vs 棉条

近日买了个月经杯,因为棉条实在是太贵了。刚好最近苏格兰的《生理期用品免费供应法》引发了一些讨论,许多人都对月经贫困不以为然,这使我很生气。如果屏幕前的您持同样意见,那么这篇博客(以及我的所有博客)都可以不用看了,世界上博客很多不差我一个。 首先说棉条,但必须首先明确,只有导管式棉条才值得用,没有导管的棉条(比如 ob)应该全部钉上历史的耻辱架。我从高中开始用棉条,算是同龄人(除了出国交换过的)中的先锋。上述出国交换过的朋友在高一跟我短暂地住过同一个宿舍,见证了我网购并第一次使用棉条。高中,大学,一直到两个月前我都是棉条的忠实拥趸,但是事情起变化是在我来到德国之后就开始的。 在日本,超市货架上是摆着导管式棉条(苏菲)的,但德国并没有。无论 DM,Rewe 还是各大百货商店,我惟一能找到的就是指入式。怎么说呢……能不能顺利使用指入式棉条完全看当天的运气和天气,我有一阵子能用,另外一阵子它带来的只有纯粹的痛苦。在德国想要买导管式棉条就只能依靠亚马逊,而亚马逊上的 Tampax 货源并不是特别稳定,经常有标题里明明是两盒结果只送来一盒的情况(我自己就碰到两次,还有无数评论表达了类似经验),那么就变成一盒十欧元,里面只有 18 根,按安全标准 4 小时换一次的话这么一盒只够用 3 天(或者 3.6 天,因为晚上不用换),而一般女性月经至少会来 4~7 天就得两盒,这还没算上用棉条几乎必须得搭配的护垫。 上个月的某一天,我又一次用完了囤的棉条刚准备下单一波新的,想起上述的槽心事儿,然后想,去它娘的,我必须试试月经杯。 月经杯的入门难度在于,第一,它很贵(但是只要能用一年就比棉条便宜了),第二,它看起来真的很吓人。但是贫穷压倒一切,我还是买了。买的是很久以前在豆瓣上看到一篇文章推荐的 Merula Cup,我一直觉得是大学期间看的,但是搜索一下只能搜到去年的 这篇 ,不知道是我的记忆出错了还是以前曾经有过一篇文章但是后来删了。 下面重点讲讲使用过程和一些感想。 买回来先看说明书(虽然电子产品我都不看但保险起见),写着使用前要放一点白醋煮至少五分钟(可以微波炉)。煮完之后放凉一点(。)洗干净手,手不要擦干,拿起月经杯开始折。无论看过多少图片,到实际操作还是不懂折,反正随便折一下有个尖角就行了。 折好了捏着,就开始硬塞,这是个单手操作(对比:扯出来的时候是双手操作)。塞的过程

It's more of a funeral than celebration

Ok, so Biden won. Nicely done US people, or should I say, US electors? Four years ago, since the election was called, so many university professors and other scholars published their depressed open letters regarding the results. The time was 2016, and I was rather naive and not defeated by the reality back then, and decided I would wait and see what would happen. Then, well, shall we say, "reality" happened. My personal story on this matter is probably more dramatic than the collective memory, but that can wait for another time. I am no international relation expert, but even I can see during the past four years that the age of rationality had gone. Dead cold gone. The age of Trumpism would be the last time most people sing the praises and cherish the memory of rationality. After that, finally seeing him go and relaxed, people will forget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resisting. This is not a warning, but a prediction. Trump has lowered the level of politics so much so that he mig

iPadOS 14 办公记录,以及一点关于 what's a real computer 的感想

图片
没有电脑的十四天,啊,真是度日如年。 之前在 用 iPad Pro 办公的一天 @AppleNut 看到另外一位仁兄的记录,当时还窃笑说搞不好我有一天也会用到,没想到这就用到了。原因一样,MacBook Pro (2018) 的蝶式键盘坏了送修。其实这已经是第二回了,上次坏了一个键,拿到苹果授权维修店里撬掉键帽重新装了一个完事儿,但是这次坏了四五个键,实在得拿去真的店里看看了。蝶式键盘 50% 故障率诚不我欺。 然而真的店很远要坐火车才能去,刚好赶上新冠疫情 lockdown,这一拖就是半年多,我也忍受了 delete 键(!)双击半年多。最近实在忍不住拿去看看,看看了就送修了,本来说好的五天,啊,结果这一修就是半个月。这半个月里我的伙伴就只剩下 iPad mini (5th gen) 和手机,期间做了一些挺正常的 iPad 上能干的事情,也做了一些我本来没想过 iPad 能干的事情,勉勉强强总结一下。(好长的前置啊终于写完了。) 论键鼠之必要性 想在 iPad 上好好干事情,就得配键盘,已经是常识了。别的不说,虚拟键盘一打开能把屏幕遮掉一半去。然而呢,我觉得鼠标之于 iPad 的重要性还没有被重复强调(我在写论文吗?),甚至超过 Apple Pencil 或者 Logi Crayon。(iPad 无印/mini 5 适配 Apple Pencil 1/Logi Crayon,新款 iPad Air 适配 Apple Pencil 2/Logi Crayon,我之前跟朋友谈起的时候对方居然没听说过,那么在这里也记一下。) 我的 Logi Crayon 是买 iPad 的时候一起买的,用久了呢感觉比鸡肋好那么一丁点,在编辑照片的时候感觉最好用,因为不会被手指遮住正在编辑的地方。这次本来想用 Crayon 顶替鼠标的作用的,发现不行,原因有二: 用键盘的时候手臂搁在桌面上,用笔的时候要抬起来,换来换去很麻烦。 我习惯把鼠标的跟踪速度设置得比较快,实际和屏幕上的移动比率比较大,但是笔要移动多远手就要移动多远,不习惯。 因此还是得用真的鼠标,real mouse(这梗还玩上瘾了是不是)。 试图使用键盘和鼠标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坑。比如我有一个适配器为 USB Type-C 的 2.5G 无线鼠标,还有一个 Type-C to Lightning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