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It's more of a funeral than celebration

Ok, so Biden won. Nicely done US people, or should I say, US electors? Four years ago, since the election was called, so many university professors and other scholars published their depressed open letters regarding the results. The time was 2016, and I was rather naive and not defeated by the reality back then, and decided I would wait and see what would happen. Then, well, shall we say, "reality" happened. My personal story on this matter is probably more dramatic than the collective memory, but that can wait for another time. I am no international relation expert, but even I can see during the past four years that the age of rationality had gone. Dead cold gone. The age of Trumpism would be the last time most people sing the praises and cherish the memory of rationality. After that, finally seeing him go and relaxed, people will forget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resisting. This is not a warning, but a prediction. Trump has lowered the level of politics so much so that he mig

iPadOS 14 办公记录,以及一点关于 what's a real computer 的感想

图片
没有电脑的十四天,啊,真是度日如年。 之前在 用 iPad Pro 办公的一天 @AppleNut 看到另外一位仁兄的记录,当时还窃笑说搞不好我有一天也会用到,没想到这就用到了。原因一样,MacBook Pro (2018) 的蝶式键盘坏了送修。其实这已经是第二回了,上次坏了一个键,拿到苹果授权维修店里撬掉键帽重新装了一个完事儿,但是这次坏了四五个键,实在得拿去真的店里看看了。蝶式键盘 50% 故障率诚不我欺。 然而真的店很远要坐火车才能去,刚好赶上新冠疫情 lockdown,这一拖就是半年多,我也忍受了 delete 键(!)双击半年多。最近实在忍不住拿去看看,看看了就送修了,本来说好的五天,啊,结果这一修就是半个月。这半个月里我的伙伴就只剩下 iPad mini (5th gen) 和手机,期间做了一些挺正常的 iPad 上能干的事情,也做了一些我本来没想过 iPad 能干的事情,勉勉强强总结一下。(好长的前置啊终于写完了。) 论键鼠之必要性 想在 iPad 上好好干事情,就得配键盘,已经是常识了。别的不说,虚拟键盘一打开能把屏幕遮掉一半去。然而呢,我觉得鼠标之于 iPad 的重要性还没有被重复强调(我在写论文吗?),甚至超过 Apple Pencil 或者 Logi Crayon。(iPad 无印/mini 5 适配 Apple Pencil 1/Logi Crayon,新款 iPad Air 适配 Apple Pencil 2/Logi Crayon,我之前跟朋友谈起的时候对方居然没听说过,那么在这里也记一下。) 我的 Logi Crayon 是买 iPad 的时候一起买的,用久了呢感觉比鸡肋好那么一丁点,在编辑照片的时候感觉最好用,因为不会被手指遮住正在编辑的地方。这次本来想用 Crayon 顶替鼠标的作用的,发现不行,原因有二: 用键盘的时候手臂搁在桌面上,用笔的时候要抬起来,换来换去很麻烦。 我习惯把鼠标的跟踪速度设置得比较快,实际和屏幕上的移动比率比较大,但是笔要移动多远手就要移动多远,不习惯。 因此还是得用真的鼠标,real mouse(这梗还玩上瘾了是不是)。 试图使用键盘和鼠标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坑。比如我有一个适配器为 USB Type-C 的 2.5G 无线鼠标,还有一个 Type-C to Lightning 的

中文翻译:Love*3 by 黒うさP

Love*3 - 初音ミク Wiki - アットウィキ 这首比较简单,我就意译了,没有太大参考价值。 出会った頃の二人の写真 いつも苦笑い そっと目を閉じ 相遇不久时的合影里 我总笑得僵硬 轻闭双眼 今ならもっと素直に笑えるのに 並べない 遠い思い出は 现在的我早已学会该如何表达真心 却已无法再与你并肩 遥远的回忆 ああ、色褪せずに だけどそれが悲しい程 鲜明如昨 令我难过 (**): Love Love Love  もう離れないでいたいと 何度も叫んで Love Love Love  ねえ? 貴方の笑顔が涙が全てが 消えない 爱*3 不要再离开我 我在心里无数次地哀嚎 爱*3 你的笑容 你的眼泪 你的一切 刻在我心底 挥之不去 冷たい雨がぽつりと肩に落ちて 見上げれば なにも変わらずに 冰冷的雨水扑通打在肩头 仰头看天 仿佛什么都没改变过 ああ、いつのまにか 零れ落ちる 愛しい程 何时开始 回忆凋零 花朵一般令人爱怜 Love Love Love そう  僕らが歩いて走って転んだ道にも  Love Love Love ねえ? 無駄にはしないでいくよと 何度も誓った 爱*3 那时我们 走过跑过摔倒过的 那条路上 我曾无数次地起誓 不要让时间白白流逝 Love Love Love 忘れないよ Love Love Love ああ 爱*3 永志不忘 爱*3 (**) Love Love Love Love  次の世界でも 必ず 貴方を探そう Love Love Love Love  だから今は  このまま進んでみせるよ 爱*4 如果能从头来过 下一个世界里 让我继续寻找你吧 爱*4 所以现在 没有你我也能 走完这一生

Two letters on justice and open debate

Earlier this month, two open letters appeared sequentially on different websites, but unfortunately buried very quickly on my social media timelines. The reason being, first, I don't follow any celebrity, second, so many things are going at the same time, especially in this year. However, may I point you once again at the letters as well as an overview from a third party, since as a broken coloured transgender I am not in a position to make an impartial judgement: [1]: A Letter on Justice and Open Debate | Harper's Magazine (signed by 151, with at least 2 retractions) [2]: A More Specific Letter on Justice and Open Debate - The Objective (signed by 163) [3]: An Open Letter on Free Expression Draws a Counterblast - The New York Times

不勤耕耘的花园会变成杂草地

六月过完了好几天才发现已经过完了。每月至少一篇博文已经蛮久,上次断更还是在 2018 年那个恐怖的夏天。也不是没空,不过整个月都在忙着东挖一个坑西挖一个坑,事儿倒是干成了不少。 最近学到一个新词:「电子花园(digital garden)」。这里有一篇很好的文章解释了这个概念,我有点想翻译: You and your mind garden - Ness Labs 。电子花园这个概念最初到底是谁提出的已不可考,但传播最广的电子花园莫过于前苹果工程师 Andy Matuschak 的 Working Notes 和独立写作者 Gwern Branwen 的网站 。后者还勉强能当作结构复杂一些的博客来看待,前者则已经完全脱离「篇章(article)」的制约了。的确,这种形式更符合人脑的思维方式,而且跟 Zettelkasten(详见: 如何用卡片法写论文? - 少数派 )不谋而合。 我的理解,所谓「电子花园」,就是把脑子里的思路以更接近它原本的样子展现出来。每个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有一串串的想法,也有网状的想法,也有灵光一现的单个想法,不同想法碰撞之后会生出新的想法;这些形状都不适合用一篇篇单独的博文来展现。我一般会等到某一个或者某一串想法生长到足够丰富的时候,一气呵成写一篇博文——但,其他无法扩展成一篇文章的小想法并不是没有分享的价值,却只能被埋没在社交媒体的 rant 或者我从不示人的电子卡片盒中了。建设一座电子花园,能够更好地整理、分享、发现这些零散的想法。 也因此,我天然地更倾向于 Andy Matuschak 的方式,而 You and your mind garden、 Maggie Appleton 的推荐帖 以及 KasperZutterman/Second-Brain 中提到的有一些在我看来就纯粹是个人维基,而不能称之为花园。 在此之前,其实我已经开始做 个人维基 有一阵子了,当时并没有发现灵感来源的 Nikita Voloboev 的个人维基 里直接说了它是个电子花园。那么,我还要另外再建一个电子花园吗?答案是肯定的。在我看来,个人维基的概念不足以覆盖电子花园的概念,我想放在个人维基里的是「知识」,而在电子花园里的是「想法」。如果一个问题没有固定答案,例如哲学问题和社会问题,那么就适合在电子花园里捋一捋思路;反之,如果一个问题能够

破碎的意义是破碎

破碎是从小事开始的。一天没有换下睡衣,墙角的花枯了一直放在那里,隔夜的水杯没有洗就继续用了,不想捡起掉到地上的物件。每一件关于破碎的事,都是小事,但总有一天突然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就是破碎的了。 有时候破碎甚至还可以是主动的。剪短头发。扔掉保存了很久的纪念品。在身上制造和维持伤口。我总是跟医生说我没有自毁倾向,但就在最近的某一刻醒悟过来,我的自毁倾向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在那里了,几乎与记忆等长。 我不想给破碎强加意义,既然已经破碎了又何必再谈意义?但这给我感觉有一点像人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为什么要开始,不知道为什么要继续,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我对人生的看法一直在变,小时候总觉得什么时候死都是可以的,可能在世界上待久了,产生了一些留恋,变得不太想死了。 这绝不是在说破碎是毫无好处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破碎又有一点像某种奇特的咖啡因,让我的头脑变得活跃。很经典的论调,才华是心理疾病的补偿。然而身体状况的确一直在下滑,倒也不是说没习惯,毕竟这样的状况已经断断续续了很久,但两个月的居家隔离,是连续两个月必须每天直面自己的内心,直面那些可以因为在外忙碌而忽视的问题。不怎么好玩。 感觉有点像,家里铺着满地的玻璃碎片,每天出门和回家时都必须踩上几脚,虽然脚底伤疤纵横但也习惯了,然而隔离时所有的活动空间就只得这一地玻璃。这个比喻似乎有些弦外之音,并不是我有意而为:这些玻璃碎片,正是我一点点破碎时掉落的自己。 破碎的意义是继续破碎。活着本身就是不断破碎。等到碎得不剩什么的那一天,也许就能解脱了吧。

血书:git error: refusing to allow an OAuth App to create or update workflow (macOS)

图片
在 mac 的图形界面里: 打开 Keychain Access.app 搜索 github 找到这一项(注意是互联网密码,不是应用程序密码,如果有好几个不确定的可以都删了反正还能再登录的),右键删除: 在 github.com: 右上角点击 头像 > Settings > Developer settings > Personal access tokens 点击 Generate new token , 勾上 repo 和 workflow ,确认 把出现的那串数字字母复制下来 在终端: $ git push 用户名输入自己的 GitHub 用户名 密码输入刚才复制的 token 回车,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