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未命名
用爱和理性对抗荒谬

出路问题

毕业的钟声越来越近。

在川普上台之前,我本已经决定要去美国了……然而现在世界越来越乱,再加上我无处排解的小暗恋,感觉前路越来越迷茫。

回国不可不说是一种可能,可是我看不到未来。那些看似荒诞的末日小说让我浑身发凉。那是幻想,也可能马上变为现实。

怎么办呢……

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洒脱地想去哪去哪了。这真是一个笑话。背负着不属于自己的生活,却不去在乎那些属于自己的。

为什么人不能满足于眼前的幸福呢……

大概,因为是人吧。

会如此冲动,会爱会恨,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理性的反面,我的非理性人格也在蓬勃生长,这让我在荒谬的日常中感到一丝可笑的安定。

渐渐能够理解旁人的决心与无奈,正气或玩世不恭,何尝不是一种成长。

那位先生……会为我感到骄傲吗。

或许总有一天。

我要的是否仅仅是这些,必然并不重要……并不重要……

并不重要。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