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未命名
用爱和理性对抗荒谬

为了不自律的自律

前些天跟家人打电话,谈到某位后辈跟我在玩同一款游戏,对方说,唉至少你自制力还是很好的,比他要强多了。我听了只想挠头。现实生活中只是认识而不太了解我的人,似乎都意识不到,我的自制力其实是奇差无比的。一方面有精神状况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我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了的,我非常非常容易成瘾。

家族里是有几位烟民的,其实我不讨厌烟的味道,但是每次有人吸烟我都会走远一点,不仅仅是因为护肺,还因为,我担心二手烟吸多了,我会真的想要自己也开始吸烟。
还记得有个漫画里边写到,大家都说吸烟让人愉快,但其实烟不是让妳的心情从 0 提升到 +10,而是从 -10 提升到 0,一旦停下,就又掉回无尽的低落里。听了这段话,大四上有一阵子,我一旦脑子空闲了下来,就会开始考虑要不要买包烟试试,是不是至少能让心情好一点儿呢。每一天,每次路过商店收银台,都是懒惰和缺乏行动力拉着我,让我没有真的开始吸烟。

另外一个典型例子,就是从小到大我都是标榜自己不玩游戏的。但其实不是我真的不玩游戏,而是清楚自己一旦开始玩某个游戏,直到玩吐为止都不会停下来的。这件事情发生了很多次(Factorio,Bridge Constructor,Principia,我能说一整天),下载到一个新游戏,然后玩了一整晚直到天亮。但是,但是,此时我仅有的那一丁点儿自制力能够把这个游戏删了,然后要不了两三天我就把它抛至脑后了,就能继续日常生活了。
这种事情发生得多了,我渐渐发展出一种行为模式,就是下载一个游戏,啥都不管地玩三四个小时,然后要睡觉了的时候直接删掉。
如果出于随便什么原因(读作:危机感不够没删掉,或者干脆就是过了一两个月想起来了,又把它下了回来,那完了。接下来至少一年,所有空闲时间都直接进这个游戏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是不会买游戏主机的。那玩意儿对我而言就是毒品工厂。

说到毒品,我不知道最近几年义务教育还有没有禁毒教育了。这玩意儿是个精神污染性极强的东西,但是我记得好几次在广场上全级一起看禁毒宣传片的时候,我心里不仅有惊恐,还有,「我得记着不要吸毒不然戒起来肯定比片里的人还没有尊严」。也正因如此,像是 Sherlock 里面的吸毒镜头这种,影视作品里对物质成瘾的描写,我都是不怎么敢认真看的,真的浑身发毛。
作为一个研究者,我觉得这种很容易成瘾,但是又自觉如此所以会故意避开潜在 trigger 的行为其实挺有意思的;但是作为我自己,这人生过得是真的有点恶心。


独自在外多年,如果说真的在自制力方面有某种长进的话,大概是发现了「舒适」对我而言几乎只有坏处。

舒适的课室让我昏昏欲睡,舒适的书桌让我只想趴着摸鱼,舒适的床让我根本不想早起。用粗糙的话来说就是,贱骨头,一舒服了就不想干活了。偏偏我对日程的记性非常不好,运气还很差(比如赶路的时候一定会碰上堵车啦,诸如此类),任何事情如果不是提早好久准备几乎就只有迟到的份儿。因此,在有意无意间,我似乎还养成了一些不让自己觉得太舒服的习惯。

具体说来都是些小事,比如,从来不好好坐着,必须蹲在椅子上或者盘腿;几个小时不喝水不上厕所;喝啥都不放的咖啡和茶;睡觉的时候把房间弄冷一点;不吃早饭,有时候不吃午饭;等等。听起来可能挺不对劲,甚至有点自虐的感觉,但是,如果我觉得舒服了,爽了,那反而就什么都做不成了。

比如今天我就没怎么吃东西,也没什么特别原因,就是没怎么想吃东西。

这事儿要说起来就年代久远了。我小时候很胖,因为胖被霸凌定番就不多说了,但高二那年我基本没好好吃过一餐饭,最后轻了十公斤,从此才对当年那些外号释怀。现在嘛,虽然肉已经长回来了,但是后遗症也落下了:我感觉不到饿,也感觉不到饱。
上了大学开始独居之后,我才意识到,饿和饱是一种只存在于脑子里的纯粹的「概念」。一阵子不吃东西,肚子就会叫,背后大概在胃附近有一点会感觉麻麻的,但是脑子没有说啊想吃饭了,于是饭就变成了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但是相反的,吃了很多东西之后,肚子会发涨,背后胃附近又会开始发麻,但是脑子根本没觉得饱,吃了跟没吃似的,非常不爽,还想再来一轮。初中的时候流行饶雪漫的书,我也跟同学借了几本翻翻,某一本里边女主之一有一个当时我嗤之以鼻的病叫做「交替性暴食厌食症」。现在回想起来,哈,命运,还真就这么妙不可言。
当然我没有书里那么极端,每天至少是会吃那么一点的,吃多了呢也就吃多了,最多血糖升高,睡一觉,第二天一切如常。

不是说这是多么好的生活习惯,我也尝试过改掉,但是这是个很漫长的过程。有一阵子我每天都写饮食日记,吃得也很正常很规律,几乎找回了饿和饱的感觉,但是就一直安定不下来,那种浑身不对劲的感觉,走到哪儿都觉得我应该在别的什么地方,干点别的什么事,但又说不清是什么。也有一阵子晚餐前不能吃任何东西,不然一定会开始打瞌睡,这一天就无了。
现在我也就随便了,饿着效率更高,那就饿着;饿了一天了,想吃点不健康的,那就去吃。随便搞。舒服嘛那当然是很不舒服的,但是管用啊,这就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自律了。

说实话,这种就连最基本的生存都要处处注意的日常,我早就厌烦了。本身除了心理问题之外,我其实是很大雑把、事事都随便的人,结果这么脆弱的心灵,还有虽然大病没几个但是小病从来没停过的肉体,是真的真的很烦啊。
要么全人类意识上传转入虚拟世界,要么让我把全身都换成人工义体,搞快点。求求了。


我讨厌“自律”这个词,背后充满了优越而不自知的傲慢和对特殊群体的扁平、无视与污名。自律一词含义很丰富,所谓的毅力、注意力,包括一些生活习惯的养成都被包含在内。要成为一个大众意义上的“自律者”,你很有可能需要:
①不是谱系人士;
②没有抑郁症焦虑症等等精神疾病的困扰;
③不处在会导致第二点的高压环境中;
……
不是说有这些问题就一定会不自律了,而是一旦满足这三条中的一条,自律的难度就会比所谓的“正常人”更大。

而当“自律”一词被投入某健身app的宣传语“自律给我自由”时,又被再次加码。规律的运动,并达到绝大部分用户所默认的目标——获得大众审美下的“好身材”——而非简单的强身健体,需要投入的成本还要更大,比如:
①用于足量运动的时间与精力;
②一定的空间与器械;
③健康规律的饮食,需要满足种类丰富、高蛋白、少调料等要求;
④充足的睡眠;
……
这些条件背后的时间、金钱、精力成本,要投入谈何容易。更何况这类软件最初本就是单一病态审美所造成的身材焦虑的产物。简简单单用一句“不自律”就糊掉所有其他因素,将矛头直指个体,太粗暴了。

— 鸡尾橙 (@Elsapttc​@alive.bar) April 28, 2021

看到这篇小文,有感而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