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诅咒:《咒术回战》0・S1・S2

杂文。剧透。主要在思考五条悟和夏油杰。同人脑滤镜。

「愛ほど歪んだ呪いはないよ(没有比爱更扭曲的诅咒)。」出于近几年的坏习惯,看动画前要看一遍维基词条和各种评价,我看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的发展,很多角色的结局,也已经在忘记什么地方看过这句话了。然而,当五条悟在 0 里说出这句台词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心里突然空了一块。

该从哪里说起呢。我已经很久没有像从前那样追着每季新番看了,现在基本上是压力太大的时候,突然想要上盗版网站随便挑一部,然后一口气看完。上个月有一天,我点开了《咒术回战》第一季,但是并没有一口气看完。感觉有些……慢热。然后隔几天想起来了就看一两集,想不起来了就不看,就这样看完了第一季。然后,在最后一集结束之后,马上熬夜直接把第二季也看完了。

这是一部很神奇的动画,或者说很经典的动画。好久没看过这么经典风味的动画了。各种经典要素桥段都有,几乎每一集都是某位角色的个人高光/回想集,视角转着转着就把剧情给推动了,其实用非常批判的眼光来看的话,还是有点生硬的。但是我真正开始沉浸在这部作品中,甚至自认为开始理解这部作品了,是在看完第二季前半段之后。

是的,我说的就是懐玉・玉折編。

作为中文母语者,我第一眼就觉得这个题目是在讲怀璧其罪之后玉壁碎掉的悲伤故事,然后,嘎,配一个非常青春地哀叹青春不再的片头曲,配一个一看就不是好结局的 MV。题外话,这个 MV 真的很讲究,可能是五条悟多年以后做的一个梦,开头是他(黑眼罩版)歪头睡着,然后有几秒钟通过黑暗隧道往尽头的光飞过去的画面,象征着梦的开始。最后一句歌词,「無限に膨張する銀河の星の粒のように/指の隙間を零れた」1,画面里穿插着剪了五条悟缓缓把星空握在手中(象征着他后来成为了独一无二的强者),和高一→高二→高三(推定)→最后一个人都不剩的推移(象征着他在此过程中逐渐失去的青春)。然后握紧拳头画面转黑,梦醒了,丧失感一下子就满上了。堪称神来一笔。

我对这种,怎么说呢,跟青春期的亲友离别的桥段,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出于个人经历的又爱又恨。

咪嗦发西……咪发嗦咪……嗦咪发西……西发嗦咪……

还是说说「玉」的事情吧。我个人理解,这段故事里怀璧的人有三名,五条悟,天内理子,夏油杰。

平心而论,五条悟不是一位完美的正派角色,甚至不是一位纯粹的「好人」角色,从第一季第一集开始就是如此。他总是含有一种仿佛玩世不恭的底色,不是那种正统的很有道德、会说一些大道理,或者明显地保护学生的老师,还总是把「我可是最强」挂在嘴边,其实一般这样的角色我是不太喜欢的2。这样一个,本来就容易让人看不惯的性格,再加上他的实力设置得过于强了,就会显得抢了主角的风头,显得人物轻重不平衡。所以,如果这是个合格的故事,那么这位角色就一定会在故事的某个地方受到非常重大的挫折,几乎(或者直接)再起不能的那种。

显然,这个故事是非常合格的3。所以,第二季前半,动画用了整整半季的篇幅,来讲五条悟的高中时代,讲他还不成熟,连「赫」都还无法熟练控制,「最强」也还有两人的时代。开篇几集虽然是一个还算昂扬的氛围,但经过了第一季的观众已经知道,这位和五条悟好得穿一条裤子的、长着「夏油杰」的脸的人后来变成了反派角色,所以挫折已经开始了,这整个篇章就是挫折的篇章。在 0 里更是直接(虽然没有直接,但是有声音)把五条悟失去他的那个瞬间拍了出来,然后后半的涉谷事变篇,又再得到再失去一次。平心而论,就连我看完第二季之后,都开始觉得五条悟有点可怜了。

天内理子妹妹,是这三人之中最明显的「怀璧其罪」。她几乎没有能力自保,却担负着可能影响到整个人类社会的安定的重大使命,因而被多方势力追杀,但这使命又是她身不得已被迫接受的、她其实想要逃脱的,她只是一直在骗自己而已。从她被追杀的剧情引出伏黑甚尔4和五条悟的成长、盘星教、夏油杰的心理动摇,虽说这个弯子绕得可能有点远,但我看得还是挺投入的。

きみの笑顔の奥の憂いを/見落としたこと悔やみ尽くして

至于夏油杰,我想了很久,他到底为什么会从跟早年似乎还没什么道德观念的五条悟5说「咒术是为了保护非咒术师而存在的」,五条悟也把他当作道德指针(见呪術廻戦 公式ファンブック第 41 页),到后来想要杀死所有的非咒术师,以「猴子」称呼6,还说这是「大义」7,想了很久,直到今天早些时候才模模糊糊地抓到了一点念头:这是否是某种「强大」的诅咒呢。

我不是一个武力值很高的人,不敢说自己完全理解他们的脑回路,但我也有过一开始对自己某方面非常自信,结果因为某些原因被非直接地打击了,从此一蹶不振的经历。如果人长期处在非常自信的状态下,又一直顺风顺水,然后突然发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甚至不一定需要被否定自信),这时候产生的挫败和绝望的冲击,跟本身很平庸也知道自己很平庸的人遇到挫折时候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0 里,夏油杰回忆自己坐在自贩机旁的长凳上的那幕,说……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无法真心地笑出来(「ただこの世界では、私は心の底から笑えなかった」)。但是,那又是为什么呢?如果身在一个无法让自己欢笑的世界,为什么一开始又会说那些保护非咒术师之类的话呢?除非,那从来就不是他真心想要的。也许,没有任何道德观念,只是在机械地遵循着某种规则过活的人,其实是夏油杰也说不定。

后来,在(我妄想中是新宿的)十字路口,人来人往中五条悟看着夏油杰走远,此时角色反转,他是否也会觉得,如果再多交流一些世界观之类的,如果再多看见一些夏油杰的内心,如果……不那么执着于最强与否,结局是否会不一样?

我想起第二季第一集,开篇就是夏油杰非常阴郁地吞掉咒灵,一边平静地念着旁白:大家都不知道,咒灵的味道,就像直接吞掉擦了呕吐物之后的抹布一样。

我想,他确实是不快乐的。总会有那么一些不快乐,无论再多的美好回忆都无法盖过去,甚至会反过来,使回忆里原本真心的笑容都失去色彩8。在这种悬崖边缘的时刻,那场鼓掌,九十九的那番话,已经远远足够将他推下去。又或者,他从来都一直坐在悬崖边上,只要没人能把他扯远点,总有一天他还是会掉下去的,或早或晚。

自分を庇う言葉ばかりを/いつまで言い聞かせるの

我承认,有时候我是一个很慕强的人。第二季后半期涉谷事变的时候,我一开始对真人有些许好感,觉得他虽然是个坏蛋,但活得很真实。后来……直到什么呢,可能是真人和虎杖和吉野顺平在教学楼内那场对手戏,才像尘埃落定一样,突然觉得,啊,这是个「它」,它是纯粹的恶,自己是无法跟它互相理解的。这就是作者所想要塑造的,人对于同类的恐惧吗?无法互相理解,宛如恐怖谷一样经不起推敲的相似,纯粹而绝对的……恶与真实。

看到这个视角之后,我又重新去审视宿傩。虽然他曾经大概是人,但他现在依然能算是人吗?我已经不太清楚了。也不是没有任何怀有温情的咒灵,比如九相图,比如陀艮,但他们的情感也仅限于内部,对于除自己人之外的任何人类,他们表现得都跟其余咒灵别无二致。

但是——

——如果真的到了某种极其恐怖的末世,人和人之间最常态的交流就是杀与被杀,那么,人和咒灵之间,究竟还剩下什么区别呢?

——不用等到什么末世,贯穿人类历史的,依然是现在进行时的例子,不就有吗?

而我从黑夜坐到白天,写下这篇毫无逻辑的感想文,回忆着不存在的未来中,我靠在舷窗边向外望去,漫天星斗。

走って 転んで 消えない痛み抱いては/世界が待ってる この一瞬を

一些余谈:

ED1 LOST IN PARADISE 里有一句 Tokyo prison, I’m going to relight your feelings。我当时想都没想就认为这是在说东京像监狱一样,结果后来看 THE FIRST TAKE 演唱会前的小采访里说这里是写的新冠 lockdown……嗯……

OP3 青のすみか,题目的官方英语翻译是 Where Our Blue Is。另外,歌唱者木谷龙也(同时也是词曲作者)在 THE FIRST TAKE 上唱这首歌的时候开场讲了一句:「失くしてしまった大切なもののために(为所有我失去的珍宝)」。

OP4 SPECIALZ 里的低音声部(常田大希,同时也是词曲作者)实在是太像诹访部顺一(宿傩的配音演员)唱歌的声线了。我一开始觉得是不是故意模仿的,但又多听了几首,感觉他好像自己就经常是这个调调。搞不好是从选歌手就开始计划着的?这首歌是从咒灵/咒诅师的角度写的吗?我感觉 get lost in me 和一生迷宮廻遊ランデブー(读作:rendezvous这两句歌词(虽然有点地狱)可能指的是狱门疆。


  1. 结合上下文,这个从指缝中落下的东西应该是指告别/想要再见的话语。 ↩︎

  2. 看完一二季之后我最喜欢的角色是七海,那跟五条悟可简直是两个极端。 ↩︎

  3. 我没看漫画,但是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过程是很重要的,所以不做评论。 ↩︎

  4. 伏黑甚尔和禅院真希・真依的相似和对比实在是令人感慨,不表。真希真依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也已经知道了。 ↩︎

  5. 很难说五条悟后来到底有没有获得任何道德观念,还是说只是在机械地遵循着某种规则过活。从他在人群中与夏油杰告别,抬手许久但最后并没有弹出去那一幕,我感觉还是有一点的。这似乎是 0 的剧情。 ↩︎

  6. 有点像《哈利・波特》里的「泥巴种」呢。 ↩︎

  7. 邓布利多 & 格林德沃:你好,交个朋友。 ↩︎

  8. 而且,虽然这样说有点那什么,其实我觉得他和五条悟之间的友情,至少是动画表现出来的部分,还是有点浮于表面了。虽然,跟男高中生寻求交心的友情,可能是天方夜谭……尤其这个男高中生还叫五条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