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未命名
用爱和理性对抗荒谬

稍微正常一点的近况报告,以及对生命和人类关系的扭曲理解

本文属于 My twisted view on human relations 系列:
  1. どこにも行けない人たち
  2. 稍微正常一点的近况报告,以及对生命和人类关系的扭曲理解 (本文)
  3. 量子之爱

对不起让各位担心了。我虽然没有完全好起来,但是比上次打开这个博客后台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很多。

上次发生的事是一个不幸的巧合:我忘记吃药很久了(本身就是个负面循环),现实生活中的杂事堆积,以及不得不在一个晚上之内接受并处理了好几件对今后几年计划可能有负面影响的消息。最后这点尤其不幸,因为虽然我记性惊人地差,但对这种又尴尬又不幸令人想挖个洞钻进去的事情是会记上一辈子的,每次回想起来都是新一轮的自我贬低。我只能尽量不去想。

后来当然是一切解决了。人生总是会一切解决的,我一直知道得很清楚,还会用这句话开导别人,但当局者迷也是事实。

很久以前在某处看过一个把心理健康比作橡皮筋的比喻,这些年来引用了很多次。令人愉快的事情发生会放松心灵这根皮筋,而负面的事会扯紧它;如果一直崩得太紧的话,总有一天心会失去弹性,或者干脆崩断。我猜测后者是更好的方式,毕竟我是长痛不如短痛的信奉者;很可惜在那之前我的心的皮筋似乎就已经不太保持着它的弹性了。借用最近读过的一篇小说里的话,我感觉我的心很多年前就是个死物了,这一路上有些人和事会让它开始跳动一阵子——那并不是它会重新活过来的保证,因为不知何时某个 trigger 会失灵,就像它开始时那么突然一样。说得跟爱情似的。我,虽然但是这世界上的所有借口,很容易拿各种事情跟爱情相比较。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呢(并不是)。

我会非常乐意地承认这是我性格里的重大缺陷:比起真实存在的人,虚拟世界(小说,动画,游戏,等等)和其中的人更容易带给我长久的感情体验。因为一旦把大部分剧情看完了,那么里面的人物就不会产生太大变化;比起真实的人,她们更像时间长河里的一个切片,只要我的性格和口味不基因突变的话就能够一直喜欢下去,即使不再主动关注之后偶尔回想起来还能感受到温暖的余韵,足以照亮一个漫长的冬夜。而大部分真实的人,另一方面,会随着时间不断展露她们性格的无数个侧面,也会随着时间不断变化,这些新的信息和变化并不一定符合我的喜好,虽然会不会对她们自己的生活产生好的影响则是另一回事。此处允许我借用很久以前瓜瓜发给我看的 Daniel Sloss’s life as a jigsaw puzzle 里的台词。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几个人在一起久了,很容易会发现各自追求的东西和想去到的终点不一样;此时妳有两个问题要问自己:至今为止我们试图磨合的时间是否是浪费生命?我是否要继续浪费我的生命?

看到这个视频已经是两三年前的事儿了,当时的醍醐感和对自己的释怀我直到现在还记得。这绝不是在否定探索过程的意义,毕竟,在那一段时间内我的心脏确实曾经跳动过。但强迫自己在热情已经消逝后继续撑着,从我数次个人经验来看(两个角度都有),也并不会有更多好事情发生了。我猜这也许就是暗恋回想起来最美好的原因:那个人永远停滞在记忆里的那一瞬间,没有上下文,没有其他角色,没有坏的回忆——像个精美的标本——跟虚拟世界里的人物其实并无差别。

至此,算是对最近的自己有个交待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时间吧。

「旅程总有一天会迎来终点 , 不必匆忙。」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