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草群落

前几天跟李总吃晚饭实录:
李:我总结一下对你的人间观察结果,你不要生气
我:我不生气,你说
李:你不怎么关心其他人,你只关心自己
李:我不是说你不关心我,但是你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精彩,你主要的关心是你自己。但是如果你去了暑校或者哪里去很久,那我一个人待着就会很无聊
李:你看你刚来波恩的时候就没想着要交朋友
我:我那时候是生病了不想引起注意好吗
李:但是你给我感觉就是,你不交朋友也过得很好,但是我认识你之后跟认识你之前的生活完全不一样
我:不要妄自菲薄,你对我影响还是蛮大的
李:你如果谈恋爱的话肯定也是很容易抽身的那种
我:这个不完全对,因为我一开始肯定是很投入的,但是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让我突然惊醒了的话,我就完全没法重新再投入进去了
李:而且感觉你不需要谈恋爱
我:因为我还是觉得谈恋爱必须是帕累托改进,这样的人太少了,但是如果能碰到的话我不介意谈一谈
李:是
李:但是我还是觉得你比较容易抽身
我:你赢了
怎么说呢,她说的有些要素,是我曾经梦寐以求的,而且有很大一部分是我来到德国之后才开始实践的。

记得有人对比漫画和电影中的 Iron Man,说他们都对自己的孤独有清醒的意识,但漫画铁更享受他的孤独,并以一种骄傲的姿态去拥抱孤独;而电影铁则寂寞得十分外放(self-narrative),有点元小说的味道。
我不敢拿自己跟他作比,但作为一个孤独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两种对孤独的处理方式都能令我产生共鸣。比如说这个博客就是我倾倒孤独的地方,我用随笔和诗来描写我的孤独,然后,有时候,我会一遍遍地重复读自己写的东西,聊以排解孤独。
很简单:没有任何人能完全理解另外一个人的孤独,就像没有任何一个星球能够彻底理解地球发射出的所有信号。但是如果我一直写,一直发信,那么被理解的可能性就不会消失。不管我写作的目标是不是被理解,被理解本身,归根结底,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我自诩是个艺术家,裸露内心是我追求艺术的方式。

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一直是一个骄傲的人。我的骄傲并非毫无来由,但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它是自卑和自大的混合物,骄傲得小心翼翼,骄傲得提心吊胆。这令人痛苦,尤其是当它混合了孤独和缺爱,我想受到关注,但又不愿付出任何追逐的努力,就跟某篇文里描述的 SH 一模一样:「我希望别人就那么看着我,然后就爱上我,不需要我做任何事。」
这显然过于不切实际,但我运气一直不错,我最好的朋友都不是我主动去结交的(部分原因是社障),我也得以继续心安理得地不主动去交朋友。
但一旦扯上爱情,重点在于:我必须完全忘记自己谈恋爱的可能性,完全摒弃爱情的概念,才能够做到真正的洒脱和骄傲。这是我最近才悟出来的。我痛恨那种小女生缺爱的表现,也痛恨恋爱随着时光流逝变得鸡毛蒜皮或者惶惶不可终日。我的确没有完全排除恋爱的可能性,但是理想中的爱情太稀有,假设它不存在也无妨。
这样健康吗?至少应该不是一种值得推崇的生活方式。看了《神奇女侠》之后我曾经每天默念 To Be Human 的歌词,提醒自己不要放弃,还不是时候放弃,但似乎放弃来得比较轻松,而我的确,最关心的还是自己。

有一次瓜总问我,我这么爱你,还不够吗?你怎么还缺爱呢?
当时那个场面真的挺肥皂剧的,现在想起来也还是肥皂剧得彻头彻尾,但是我也跟肥皂剧里的人一样感动到了,并且铭记至今。
就那么看着我,我没有做任何事,就爱上了我的人,是存在的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