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翻译:Litany in Which Certain Things Are Crossed Out by Richard Siken (划去了特定字句的祷告)

不定期修改,欢迎指点。

Litany in Which Certain Things Are Crossed Out by Richard Siken | Poetry Foundation
“Litany in Which Certain Things Are Crossed Out” by Richard Siken. From Crush, © 2006 by Yale University, published by Yale University Press.
Source: Crush (2006)

每个早晨枫叶落下。
        每个早晨又一篇章中英雄
    换腿站立。每个早晨同样大大
小小的字拼出欲望,拼出
              你会孤身一人直至老去。
所以也许我想给予你的
    比一册不权威的行为指南更好,
又并非绝望。
      亲爱的某某,对不起我没去成你的聚会。
亲爱的某某,对不起我去了你的聚会
    诱你堕落
留你遍体鳞伤,可怜的人。
                你想得到更好的人生。谁不想呢?
那么,一片森林。美丽的树木。一位姑娘在其中歌唱。
      水面上的爱,水面下的爱,爱,爱循环往复。
多么可爱的姑娘。唱吧,姑娘,唱吧!当然了,她会把龙吵醒。
    爱总是把龙吵醒,然后突然之间
                        遍地干柴烈火。
你觉得我是龙,我看出来了,
    那会很衬我的,但我不是。我不是那龙。
        我是谁?我只是个作家。我只能书写。
我走遍你的梦境,造出你的未来。是啊,
    我还打翻爱情的小船,但那是之后的事儿。以及,没错,我吞下
    玻璃,但那也是之后的事儿。
                等到我把你摁在
城墙上,让你身体每个部分都与砖块摩擦,
    闭嘴
我快抓住它了。
          有一阵子我以为我就是龙。
或许我现在能告诉你了。以及,有一阵子,我以为我是
                        公主,
棉花糖般的粉色,坐在我的闺房里,在城堡的塔尖上,
    年轻,美丽,深陷爱河,自信满满地
等待着你
    但公主看向她的镜子,镜中只有公主,
而我在泥泞里步履维艰,呼吸着火焰,
                被刺死。
          好吧,那么我是龙。真棒。
    你依然是那位英雄。
你有魔法手套!会讲话的鱼!探照灯一般的双眼!
      你还想要什么呢?
我为你做松饼,我带你去狩猎,我跟你说话仿佛你
    真的在这儿。
你在这儿吗,甜心?你认识我吗?这话筒连上了吗?
              让我做一次正确的事
      看好了,让我用奶油和星星做一个,
你懂的,天堂。
      在你脑中你听见电话铃响起
                但当你睁开眼
只有一片空地和一头鹿。你好呀鹿。
        在你脑中你听见玻璃轻响,
卡车相撞,缓慢翻滚,爆炸。
      你好呀亲爱的,都怪我。
              那瘦削的手肘是我的错,我们
曾住在这儿是我的错,楼道下发生的事情是我的错
          以及我说穿一切,毁了一切,都怪我。
    尤其是最后一点,但我早该意识到的。
你看,我捡起并缝合记忆碎片
    来创造一个能对我言听计从
或者能回应我的爱的东西。
      我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这么做,但这个版本的你不会
让自己成为坏人的饵食
              在灯光点点的夜空下。
    我反悔了。
棺材般的木制大堂。肤浅的关系。
            我收回。
这里循环着被毁了的爱侣的意象。
                        划掉。
    黑屋中笨拙的手。划掉。这儿地板下面
有些什么东西。
      划掉。这是重建后的
                        神龛。
到了所有人都永远幸福快乐,都被
    原谅的段落了,
尽管我们不配。
                  在你脑中你听见
电话铃响起,当你睁开眼,你正在冲澡
    在陌生人的浴室里,
裹着黄色浴巾站在窗边,离你所知的最肮脏的事物
        只有二十分钟的距离。
城堡里所有房间,除了这一间,有人在说,然后突然之间
                          黑暗降临,
                        突然之间只剩黑暗。
在起居室里,在破败的院子里,
          在车身后,车灯能照亮的最远的地方。在机场
    浴室水流汩汩,在不自然地亮着灯的
药房里沐浴,
      我的双手看起来不对劲,我的脸不对劲,我的双脚太远了。
以及飞机,机翼旁靠窗的位置,能看到
                机翼和裹着锡纸的一小包花生。
我到达城市,你来车站见我,
    以一种令我毛骨悚然的方式
      微笑。穿过小巷,接近拱廊,
    在楼房的阶梯之上
在水龙头坏了的小房间里,你的画,你的一切,
            我看向窗外,说
        看起来跟家里没什么区别,
    因为的确没什么区别,
然后我才注意到黑色的天空和灯火。
            我们穿过房子,走到高架铁路边。
    所有这些楼房,这些玻璃和闪闪发光的
                          机械之风。
当我们在列车内时我开始哭。你也在哭,
    又哭又笑,令我
更加歇斯底里。你说我能拥有我想要的一切,但我
                        就是说不出口。
其实,你说爱,对你而言,
          比普通的浪漫之情宽广许多。仿佛信仰。令人
                          害怕。没有人
                      会想跟你上床的。
好吧,你行你上啊——
      给你铅笔,做点什么……
如果窗户在你右边,那你躺在自己的床上。如果窗户
    高悬在你心头,画成紧闭的模样,那我们便呼吸着
河水。
    为我建一座城,叫它耶路撒冷。再为我建一座,叫它
                              耶路撒冷。
        我们从耶路撒冷回来,没发现
要找的东西,所以再来一次,给我另外一个版本,
      另外一间房,另外一条门廊,重新粉刷厨房
一遍又一遍,
      另外一碗汤。
讲完人类欲望的全部历史大概需要十七分钟。
      不幸的是,我们并没有那个时间。
                          忘了龙吧,
把枪留在桌上,这跟快乐无关。
          让我们快进到显现节的日子,
      在金光中,像相机摇向
焦点一般,
      湖边,逆光,一切组成完美镜头,近到能看清
            我眼里的蓝色光晕,当我说出
                          丑陋的话语。
我也从不喜欢那种结局。更多的爱从错误的方向流淌而出,
      我不想成为说方向错了的那种人。
但这样不成,这些抹消的痕迹,这些反复折叠的褶皱。
                有过好的段落,的确,
柠檬雪糖和蜜瓜球 [译注:两种鸡尾酒],穿着丝绸睡衣大笑
      以及吐司上的
          糖粒,爱,爱或者随便什么,挑个数字吧。这个故事真糟糕
                      都怪我。
亲爱的宽恕,你知道最近
        我们都过得不太容易,我有许多事情
                          想问你。
我试过一次,高中,两顿午饭,再来一次,
      几年之后,在氯水消毒的游泳池里。
            我一直向你寻求帮助。我依然没能拥有
      这些奢侈。
告诉过你我为什么这么说了,所以行行好吧。
                我们抱紧彼此的肚子,在地上翻滚……
      当我说起这些,意为欢笑,
而非毒药。
      我想要更多的苹果酱。我想为英雄们预留更多位子。
亲爱的宽恕,我为你留了一盘。
              别在院子周围磨蹭了,进来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