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归来

终于见完心理医生了,总结一下曲折的看病经历,顺便德日对比。

看家庭医生(Hausarzt = GP)

无论看什么病,反正来到德国第一个要去看的医生是家庭医生,不能直接找去专科医生。
之前我的药快吃完了,心情比较破烂,于是在 AStA 打听了一下之后抱着侥幸心理去了医院(Klinik,意思是大医院不是诊所),结果被人家委婉地请出来了。
能看上家庭医生的最可行的方式是谷歌一下对方的营业时间,然后掐着点直接去。
带上保险证,给前台确认一下,填个初诊表,坐下来等就行了。

我非常确定我的问题不是全科医生能解决的,但是他居然给我开了我需要的所有药,还提醒了一句我吃的某种药不太合适,然后帮我向一位他认识的(原话)心理医生发信息要求预约。
很快讲完,拿着处方出门左拐药房,药不要钱。插曲:最近的药房没有我吃的其中一种药,要配货,叫我下午再来。当天下午再去,就取到了。

看心理医生(Neurologe)

过了两周左右,一位心理医生(的前台助理,大概)给我打电话约时间,就是今天(大概也是提前了两周左右)。
今天去看,先也是在前台填初诊表,还签了一张个人信息授权同意书。前台姐姐解释说,这个授权包括跟我的家庭医生共享病历,以及验血的时候需要告诉实验室我的姓名。签的时候我满头问号,为什么心理医生还要验血?

见到医生,她首先声明她不是 psychotherapist,只负责开药不负责聊天。然后我掏出前任心理医生的介绍信,说明我有什么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等等。(这里必须抱怨一下,我在日本的那位心理医生什么都好,就是写一封英文介绍信收了我一万八千日元,肉痛。)
医生对先前家庭医生负面评论过的某种药再次作出了负面评价,并强烈要求我换药,行吧你是医生都听你的。问我这个药吃了多久,以前还吃过什么类似的药,等等。我从学校直接过来的,刚好带了电脑,电脑里有日本的病历(お薬手帳)的扫描件(扫描一切党的胜利),就翻出来给她列药名和使用时间表。
该问的都问完,写好处方,医生问我什么时候验过血。
医生:你上一次做血检是什么时候?
我:啊?
医生(大惊):你在日本开这个药没人给你血检?
我:啊?
医生看起来快抓狂了,解释说我吃的另外一种药虽然机率很小,但是可能出现严重的副作用,必须定期验血。我每天吃,吃了半年了,从没听说过这事儿……于是约了过两天再来验血。
最后也是拿着处方左拐药房,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开的药比较特殊,收了我 10 块钱(离开诊所之前医生提醒了会收钱)。回家。

跟日本的看病经历对比

大致流程都差不多,总结一下我感受到的不同之处。
  1. 日本没有家庭医生,かかりつけ医的概念也并没有兴起。我以前有点感冒啥的,都是直接去最近的开着的駅前クリニック,碰上节假日每次都去不同诊所,手上存了一大把诊疗卡。
  2. 德国没有诊疗卡,只有保险证。
  3. 在日本看专科医生(不限于心理医生)不需要通过全科医生介绍,可以自己直接预约。
  4. 在日本即使有保险,也要交一定的诊费(诊所)和药费(药房);德国几乎全免(当然保险费贵很多……)
  5. 德国没有お薬手帳,但是保险证里似乎存了一些信息,我没看到屏幕不能确定。
  6. 在德国的药房不用填个人信息表。
大概就是这样。要是下次有不同的体验,再随时补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