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下先生说过:大卫・芬奇《搏击俱乐部》

首发豆瓣


「通过暴力实现的正义,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我对这句话批判地同意,即,只有程序正义才能催生真实而纯粹的结果正义,箭头不可逆。
被消费主义冲昏了的头脑,怎么能寄希望于暴力来拯救呢?活在消费主义之下的你和我,难道惟一的出路就是在肉体的自我毁灭中重生吗?
因而,我不得不在理性上否定泰勒的存在。
但要说我有多厌恶他,却也是昧良心的话。他是那么地讨人喜欢,强大、机智又果敢,跟Jack的破碎的心简直是天差地别。我不能想象任何人能拒绝他,尤其是我不理性至极的非理性。但,如果真的要说出来的话,在理性与否的冲突中选择理性,才是我生而为人想做的事。

好像有点过于上纲上线了。对电影一窍不通的本人欣赏Jack跟观众对话的手法,欣赏他吐露心声的委婉,欣赏泰勒的脸和肌肉,但是一点都不想欣赏本片的表现方式,或说内核。而那恰恰是最重要的东西。
反讽的话,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半个唯美主义者不太相信本片是在反讽。
结尾很好,三颗星都是给Jack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