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保持一定距离,我就做不出如此私人化的游戏」:从 Nicky Case 的《模拟出柜 2014》说起

今天微博上有人转 Nicky Case 的新游戏,玩完之后突然意识到我对这位老兄还一点了解都没有。翻翻他的主页,一个叫《模拟出柜 2014(Coming Out Simulator 2014,暂译)》的游戏吸引了我的注意。
不顾英语很差的我妈的在场,我玩起了这个游戏。过程中我的心理活动先按下不表。
结局后又看了一个采访和他本人写的关于这个游戏的博文,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表达需要。这就是我一直等待的自我吐露的契机了。

游戏里的故事是这样的:
「我」是一个住在加拿大的华裔学生,男,双性恋,有一个感情不错的男朋友 Jack,他希望「我」向父母出柜。然而「我」的父母是一对非常传统的中国夫妻,父亲地位高高在上,母亲受父亲的气,同时会精明市侩地埋汰「我」。
这天晚上父亲晚归,「我」被 Jack 半逼迫地同意了要在餐桌上向父母出柜,玩家的任务是替「我」选择对话的台词。
实际上,游戏的介绍部比这个信息量少一些,但也足够我理解这个游戏的内容了——或者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游戏的起始画面是这样的(截图来自上文提到过的采访):














我玩了两次,第一次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最后被迫转学;第二次按照一个被吓坏的纯中国小孩的想法,转学免了,但几乎每一句台词都是谎言,而且也没能挽回每天下午放学后的自由时间。
我该怎么总结这个游戏呢?只能引用作者的原话了:「其实父母和 Jack 都不完全站在我这边,父母只在乎我的安全而非个性,而 Jack 想让我做自己,却忽视了我的安全。」

今天我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位名叫罗四鸰的作家写的,本文文末附上全文。
我先前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很难相信世界上竟有这么一个人,有跟我类似的经历,和以前的我类似的想法。
想法已经由游戏驳斥过了,说说经历。
我爱上一位男性,他的面容、头脑、躯体都让我着迷,光是想起他的名字我都会动摇一秒钟。他没有向我亲口承认过,但他的社交媒体帐号里的照片告诉我,他有一位交往多年的男友,对方甚至跟他的家族关系都不错。
因为不堪自己爱上了别的人,我跟交往两年的女友提了分手,她伤心了很久。当年也是我追的女友,可她同意之前我便已经开始后悔,然而覆水难收。异地一年同居一年,终于还是分了。
分手后有相熟的男生追我,被我拒绝后,说,我的一片真心还比不上你对你心中那人的念想了吗?我无言以对。
想来我的人生已经足够丰富,不需要再来一份完美的爱情了。

我还在和女友交往的时候,曾模糊地与父亲讨论过他对同性恋的看法。结局么就是被教育了一通天理人伦,以及「你也老大不小了」。
母亲连不生育都不太能接受得了,我连暗示都不敢,拖着拖着便拖到了分手,拖到了打包的(被追 - 拒绝)经历,拖到了我又一次结束了一年一度的归省。
I'm not proud of myself. Not any more.
你可以说我看山不是山,但谁都没有资格让谁直面自己的取向,就像,就像就算知悉我实际上是个跨性别者,他也不可能比现在更爱我一点。
写到这里我全身颤抖,差点哭出来,可我也只能这样。

Nicky 被问到过这个游戏是否会打击到柜子里的青少年,他道反而有很多人写邮件说,这个游戏给了他们勇气。
我也想写邮件了。


附:罗四鸰《他们的爱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