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点:渺小:孟京辉 & 廖一梅《恋爱的犀牛》

首发于豆瓣


高中时读了剧本,今天似乎是头一回看了实际演出来的样子。看的是 b 站上的 2003 版,链接在此

说说演员。我从初中开始就是老段的电视剧粉(就不说是哪部了),今天突然得知老段演过这出剧,才决定要看看的。他演得真好,每个眼神每个手势每个小动作里都是戏。
郝蕾这个姑娘我是没听说过的,对文艺界不熟悉,失礼了。看完之后的感想是,其实她的脸并没有十分美丽,但从眉毛的弧度到微微翘起的嘴唇到曼妙的身材,无不透露出一股子非常纯洁的性感,特别符合明明这个天真、深情又对马路无比狠绝的感觉。

高中的时候喜欢这个剧本,喜欢到做了整整两页纸的摘抄。剧本集子是语文老师拿来放在班上的,她还用自己的课堂时间给我们放了《暗恋桃花源》。我遇到的语文老师都是成熟而冷静的应试高手,可却又每每流露出这种让人惊奇的文艺的一面来。
昨晚睡得很晚,做梦了。梦见他像在现实生活中一样是我仰仗和依赖的朋友,但突然来了一位我称之为表亲的姑娘,像明明一般天真、长相平淡又撩人,迅速跟他在一起了,故事结束在他们挽着手走出一扇门,她穿着露背装。我在清晨六点半醒来,感觉无法呼吸,心脏碎成了齑粉碎成了空气,一点也哭不出来,感觉自己从头到尾都像个小丑。
睡了几次回笼觉平复心情,再醒来就突然很想看看这个剧。

对于剧本身倒没太多好说的了,照时间顺序摘抄几句我当年没有意识到的东西。

「我不是火车,不需要终点。」

「我写给你的诗,大概只适合刻在犀牛皮上。」然后明明就用口红把诗的第一句写在了马路的胸口。这个镜头给我的感觉第一个是情色,然后是无比的残忍。

「渺小 软弱 渺小 软弱 渺小 渺小 渺小 渺小」
渺小作为一种缺点,似乎可以安在任何人身上。在爱情里尤甚。一个很简单的解释: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通常想的是「ta 真好」「ta 怎么这么好」「我配不上 ta」,因此爱情这枚滤镜,给对方加上的是所有「好」的颜色,让对方变成心目中最伟大的那个人,其他一切自然就被衬得渺小。
我渺小,只是因为你不爱我。我为了你什么都能做到,甚至变得不再像以前的我,可惟一改不掉的缺点就是你依然,始终,不爱我。

「我知道我在做梦。」明明等了陈飞一宿,然后把所有的热情都扔给了来看她的马路,马路这么说。
第二天明明否认了这段记忆的真实性,马路几近崩溃,说怎么可能是梦呢,我的指尖还残留着你身上的味道,云云。
然后后来又有一次说了出来。这一次明明承认的时候,马路说什么来着?「那真的是你」?「原来那不是梦」?
就挺可悲的。一次又一次地因为对方的说辞试图合理化,又一次又一次地因为对方改变说辞而推翻自己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设,唉,不对等的爱情。

「过分夸大一个女人跟另一个女人的区别是一切不如意的根源。」

「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惟一的事,可我决定,不忘掉她。」日复一日走在崩溃边缘,有时我琢磨,单恋真是一个很考验心理素质的东西。

「我对自己说,要是我不能强迫自己,以一张平静温和的脸面对你,我就不来见你,现在我准备好了。」同上一条。

「生活怎么老是模仿电视剧呢?」
生活怎么老是模仿一切呢。一切怎么老是模仿生活呢。还模仿不像。生活永远是最荒谬最超出想象的那一个,我们这种小角色……能改变什么呢。
有时候真的挺难过的。我相信主观能动性的力量,相信我能够让自己变得很好,也的确正在一步一步做到,但依然左右不了别人对我的看法,也左右不了你。
但反过来说,若是你这么轻易地就能被我左右,爱你有什么意思?
爱情就是这么令人犯贱的东西嘛,或说,「爱到尘土里」。
——「可是我什么都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像我这样普通的人,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