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什么

最近我很忙,X先生也很忙。
X先生并不认识我,我也只是隔着玻璃远远地看过他几次。作为总裁,他有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人远看亲切近看敬畏。当然,后半句是董事会私底下流传的小道消息,我只是个咀嚼二手八卦的小角色。
有时候我站在公司大楼入口外边,仰观X先生位于最高层的落地窗办公室,会生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也许X先生并不存在。
也许我并不存在。
如果X先生不存在,我也不存在,我们都只是母体里的一缕电流,一束波,我会不会活得比较快乐。
当然,X先生估计不会喜欢这种假说。他奋斗了一辈子得到的那张大班椅,那面俯视整座城市的落地窗,那班惟命是从的手下,必然不能是一场幻想。
必然不能的。
因此X先生必然继续忍受着若有若无的不真实感,继续拥有着若有若无的一切,继续这场似是似非的幻梦。
我也只能这样。
X先生到底在忙什么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我并不重要。

この異様なる世界に身ごとを捧げよ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