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的事(If I never met you)

RPS,全文曾发于微博、洛夫特。


很多年以后,你急病入院。躺在病床上忍着痛,又想起那天那个害羞又口出狂言的小毛头。

那次……

你心情很好,便开放了你的私人作坊给公众见学,限期一个月。
消息公布的第二天一大早,一个憨憨的剃着小平头的小孩儿,背着有他半人高的双肩包,出现在工坊门口。你有些惊讶,毕竟这年头,对陶艺感兴趣的后生已经不多了。
「西冈先生……!您好!我我我……我超喜欢您的作品……」他深鞠一躬,元气十足地开口了,声音却越来越小,直到满脸通红地止了话头。
「好呀,像你这么年轻的人,喜欢陶艺的可不多啦。」你摸摸他有点刺手的小脑壳,有点感慨。「来,我领你转转。」
来参观的人还没多少,看见你都尊敬地躬身。注意到你身后的小跟屁虫,好几位女士都噗哧地笑了出来。
「这么小呀,跟家人来的吗?」
「才……才不是呢!……我自己从静冈来的……」他终于忍不住,有点气呼呼地顶了一句。
这下子,连你都按捺不住好奇心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
……奥田……」他扯起了衣角,声音又低了下去。
「小奥田,怎么你自己来的?告诉了家人吗?」你话里带了一点点埋怨。
「当……当然告诉了!」他抬头瞪了你一眼,又在眼神接触的瞬间闹了个大红脸,「……爸爸帮我买的车票……他们还要忙田里的事……」他不安地晃着身子,生怕你要把他赶走的样子。
自觉欺负了这么小的孩子,你顿时有点内疚,拉着他到你平时惯常的位子旁坐下,「别不开心,来,我给你捏个碗怎么样?」
「真的!?」他瞪大了本来就很圆的眼睛,漆黑的眼珠子转转转,在你脸上寻找着开玩笑的迹象。
「就当是给你赔礼道歉啦。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能碰上这么年轻的知音,不容易啊。」
「好耶——!」他高举双手欢呼了一声,方才的小心翼翼一扫而光。
你摸了点水,从土缸里选了一块胚土,掂量掂量。旁边有个好奇的小脑袋越凑越近,你突然有一种收了个小徒弟的错觉。
果然是老啦,你一边捏着手里的土胚子一边笑起了自己,以前那股讨厌小鬼的劲儿哪儿去了?明明从来懒得收徒,现在却巴不得这小子再呆久一点儿才好呢……哎哟疼。
就走了一会儿神,你就把手肘给磕了。
「先生!……您还好吗?」奥田小子紧张兮兮地看着你的手,一副想摸摸又不敢的样子。
「老了不中用啦。」你自嘲地笑笑,感觉右手一点劲儿也使不上了,「麻喽,看来今天是弄不好了。奥田呀,你留个地址,下次捏好了给你寄过去。」
他一脸担忧,又有点儿小小的失望,「不……不用了,听到西冈先生这么说我已经很开心了……
「诶这就不对了,年轻人没点耐心怎么行。就当是听我老头子啰嗦一天的回礼,等着喽!」听到他的推拒,你有点烦躁。
「真的可以吗……那那那那西冈先生能不能再答应我一个请求……?」他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捏紧两个小拳头,抬头盯着你。
「说吧。」
「我……我一定会成为日本第一的料理人……!所以……等到我有自己的料亭……的时候……能不能…………请先生……帮我做……食器…………」他说到一半又焉儿了,绞着衣角缩成一团,像是被自己的话吓到了似的。
你心里刚起的疙瘩突然又消失了。
「好小子,一言为定!你可给我记着今天的话了,修行的时候别偷懒!」你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觉得昨天的好心情又加倍回来了。
「是!!」他吃痛怂了下肩膀,眼看又要欢呼起来了。
你的手在那里又待了一会儿。

一周后,你亲自到邮局,把那个烧得异常用心的小碗寄了出去。
并没有回音。
第三年元旦,你收到了一封来自京都的贺年片,是一幅小漫画,画里一个穿着烹割装的矮个子在刷萝卜,笑得异常没心没肺。
太好了呢,奥田小子。

评论